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勇者禁录】(47)作者:勇者 _
【勇者禁录】(47)作者:勇者 _

【勇者禁录】(47)作者:勇者 _

  字数:8206


第四十七章西莉娅

窗外的最后一抹阳光缓缓褪到了远处的地平线下,城镇中的纷繁夜灯也都逐渐点燃,从这里望去犹如地面上的晨星一般,闪烁而美丽,但西莉亚的眉头却轻轻的皱着,她收回目光,看到躺在床上的姐姐一脸安详的睡脸,心中却依旧感觉到惴惴不安。

杰西卡从昨晚去接姐姐后就没有回来,还有同行的黛基娅和柏妮思,虽然阿佛瑞国师告诉她们去了宇拉国旧址那,那里传来了强盗索要赎金的消息,在当地游荡的强盗听到坎多国的难民召集后,就开始绑架路过的精灵难民向坎多国索要赎金,所以杰西卡她们就跟随狮部的解救队伍一同前去了,但这个说法让西莉娅有些不安的是,杰西卡平时并不会这么做,相同的情况她也会先赶回来寻求自己的允许。

但她当时没勇气去当面质疑阿佛瑞的说法,毕竟此刻去称自己的捐助者是个骗子,听起来并不是什么好主意,忐忑不安的她站起身来,决定自己出去打探一点消息。

经过了犹如迷宫般的宽大走廊,西莉娅总算找到了通到楼下大厅的路口,顺着转折的漫长楼梯让她觉得有些吃力,太久没有穿高跟鞋的原因已经变得有些生疏,门口的两个卫兵看到西莉娅到来都低头行了个礼。

『公主大人这么晚了要去哪里?』

『我想出去透透气』

『您需要我们去通知您的护卫,还是由我们同行?』

西莉娅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『你们就可以了,麻烦了』

『这是我们的荣幸』

推开房门后,萨兰斯的秋风迎面拂来,夜风已经变得越发凉爽,西莉娅所住的建筑依附在王宫主厅的一侧,只有自己、姐姐、克丽丝和海伦四个人安顿在这里,安东尼国师为了方便与老友叙旧,住在了阿佛瑞的宅邸,西莉娅顺捋了一下自己被吹起的发鬓,开口问道。

『你们知道宇拉旧址附近的事情吗?』

『嗯…多少知道一点』

『那你们有最新的消息吗?因为我的几名护卫,之前跟随狮部的部队一起前去那里了』

『这个…我们是城内护卫队的,由副首领管辖,这些事情我们也只在闲暇时得到一点听闻,具体的您恐怕要亲自去问里昂首领或者阿佛瑞国师』

和上午在守卫那得到的答复如出一辙,而她还没决定放弃,哪怕是得到一点点线索,因为那奇怪的感觉总萦绕在自己胸口,在告诉自己阿佛瑞对自己隐瞒了什么,在她正要开口继续追问时,刚好遇到了迎面走上前来的阿佛瑞,此时他的脸上带着一副不安的表情。

『公主大人』

『阿佛瑞国师』

『您要去哪里吗?』

『我只是出来透透气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』

听她这么问,阿佛瑞的脸上变得更凝重了些,点点头说道。

『您跟我来』

又是一段累人的阶梯,或许自己该换掉这双碍脚的高跟,由于坎多国本身就像个巨大的阶梯盘旋向上,所以越靠近王宫的楼梯变得越密集,在走了一段路后阿佛瑞带她来到一座建筑前,建筑门口立着一座黑石雕像,石雕的男人痛苦的低头跪在那里,他的双手被锁链所束缚,但依旧费力的高举过肩,双手各托举着一日一月,在经过时西莉娅看到其后背密布着鞭笞的伤痕,栩栩如生让她觉得也有些吃痛,门前同样竖立着一个黑石板,上面刻着审判所三个大字。

审判所的门口同样站着两名卫兵,他们看到阿佛瑞后低头行了个礼,西莉娅不解的看了一眼阿佛瑞的背影,以为他会先解释一下,但他却没有回头,只是示意门口的卫兵打开了房门。

跟着踏入房间后,西莉娅发现里面要比外面看起来宽敞的多,或许是因为房间本身并不完全在地面上的原因,连接门口的就是一条向下延伸的台阶,台阶的两侧各自连接着群众席,但此时倒是空无一人。

在台阶和群众席位的尽头是一排黑色的铁栅栏,上面意外的没有任何的雕饰与纹理修饰,栅栏的另一侧有一个凸起的平台,四周则凹陷下去,里面插满了尖锐的武器,平台一侧延伸的道路则通向房间内侧的一个房门,那里同样站着两名守卫。

此时在平台上正跪着8名精灵男子,而其中的一个男孩看起来只有8、9岁
的样子,而西莉娅则一眼认出他们都是随自己一起前来的臣民,西莉娅不解的转头看向阿佛瑞,但他只是淡淡的抬了抬下巴,示意她向前看。

在平台的更里面,是一座猛然拔起的石台,石台的顶端的座位上正坐着一名老者,看起来有七十岁左右的样子,而平台稍矮的两侧则同样各自延伸出四个席位,但只有其中两个有人坐在那。

老人抬了抬自己的眼镜,看了看阿佛瑞和西莉娅这边,轻轻清了下喉咙,开口说道。

『被告方的见证人也到了,我们开始吧,你们几个,强奸本国派去为你们做饭的厨娘,致使受害者至今昏迷一事,有什么要辩解的吗?』

听他这么说,西莉娅一愣,现在是什么情况?强奸?自己的臣民强奸了坎多国的女性?怎么会?而且他们中还有一位只是个孩子,平台上的精灵听到着也都不安的躁动着,其中一人哀声说道。

『我们…没有做』

『那为何现场发现你们衣衫不整的围在受害者周围?』

『我…我不知道,我们都失去了意识』

『你确定是所有人都失去了意识吗?那你又怎么解释受害者身上和体内的精液?』

『这…我真的不知道,我只记得吃过饭后几人还在喝酒庆祝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失去了意识,醒过来时卫兵已经把我们围了起来』

『那就是你们酒后强奸了她』

『不…这不可能…』

『不可能?事实难道会说谎?你认为受害者会接受一句不可能吗?要知道在我国,强奸者会被割去下体后就地处决!』

听到这平台上的精灵们吵杂的喊叫起来,西莉娅也猛地回过头问道。

『阿佛瑞国师,这是怎么回事?』

『我也是刚知道这件事不久,如您所见,贵国的臣民似乎犯下了本国无法容忍的罪行』

『这不可能!一定有哪里搞错了,你看他们中还一个是孩子』

『也许您低估了男人的兽欲』

『不…这件事也太奇怪了,我相信我的臣民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给我些时间,我会把这件事亲自调查清楚』

『这恐怕…审判所为了绝对公正,不允许国王以外的人干涉,如果审判长觉得他们有罪,恐怕等会他们便会被判处死刑』

『怎么会这样!这也太奇怪了,事情明明都没有调查清楚』

『有两名士兵在当时的现场,他们发现时屋里的人都在睡觉,但下体都没有穿着,而其中的受害者则浑身的…精液,之所以判定为受害者,是因为那位厨娘已经有了自己的丈夫和孩子,而她现在已处于完全昏迷的状态,依据这两点审判长就足够做出判断了』

『这也太武断了…至少给我些时间调查清楚』

『这…推迟审判也不是没有办法,但…需要一人作为本案的担保者,如果担保者在规定时间内无法拿出确凿的证据,会遭到相应的惩罚,并且推迟审判的同时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』

『什么代价?』

『这要看受害者所遭受的伤害,由审判长酌情判定』

『那我来当担保者!给我时间去证明我的臣民是无辜的』

西莉娅没有任何思考就答应了下来,这些臣民的性命是她的责任,而她露出的坚毅眼神让阿佛瑞不容拒绝。

『这恐怕…好吧』

阿佛瑞走到黑铁栅栏附近,抬头对审判长说道。

『阿喀琉斯审判长,此案有担保者介入』

阿佛瑞说完示意的朝西莉娅看了看,审判长听他这么说也推了推自己的老花镜,蠕动了两下自己年迈的下巴,说。

『那就只能休庭了,卫兵把他们压入地牢等候案件进一步审理』

平台上的精灵们听到这些立刻瘫了下来,自己的小命差点就莫名其妙的丢掉了,回过神来都纷纷转过头感激的看着西莉娅。

『西莉娅大人…我们是无辜的…』

『西莉娅公主大人…』

『请相信我们』

『恩,我相信你们,等案件调查清楚你们就没事了』

等卫兵将八人压走后,两名陪审员和几名卫兵也都离开了房间,只剩下阿佛瑞、西莉娅和审判长三人,审判长看了看西莉娅开口道。

『照我所看这个案件铁证如山,你这样只不过是在做无用功,最后还要把自己拖累进去』

『不…我相信我的臣民』

『我们总会相信一些我们愿意相信的不是吗?咳咳…』

『或许吧…阿佛瑞国师说我作为担保者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?』

『代价…对,代价,你要考虑清楚,每推迟一天,就要付出一次代价,抢劫的案件通常是钱,杀人的案件则是手指头,当然脚趾头也可以,至于这强奸的案件…喔…似乎还没有人为强奸犯担保过』

西莉娅一脸凝重的看着他,而老审判长则一脸深思的考虑着,布满褶皱的手指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敲打着,半刻后突然停了下来,开口说道。

『强奸案的话,就拿精液来吧』

西莉娅脸上一红,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『精…精液?』

『没错,受害人既然遭到了惨无人道的侵犯,作为担保人,你至少要亲自感受一点点受害者的心情』

『但…这…太荒唐了』

『强奸的本身就很荒唐不是吗?如果无法接受可以拒绝,毕竟担保人并不是强制性的』

西莉娅纠结的思考着,她万万没想到审判长竟然会提出这么羞耻而荒唐的要求,但臣民的性命却又恰恰跟这个看似可笑的要求紧紧的联系在一起。

『可…不…我做…只要是…精液就可以了吗?』

『为了理解受害人的心情,你必须亲自取得精液,为了公正,我会从你的同伴中为你指定一名人选,于此同时你还需要一位见证人』

『见证人?』

『为了证明精液确实是你亲自取得的』

『…』

每次听到审判长毫无遮拦的说出精液这个词,西莉娅都脸上一红,事情的发展如此的荒唐让她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反驳。

『既然阿佛瑞在这里,就由他来作见证好了,至于人选,就让阿佛瑞国师经常提起的安东尼国师来吧』

『安东尼伯伯?不…伯伯他的话…』

『你似乎搞错了什么,这一切并不是关于你,而是关于受害者的感受和被告人的机会,是谁的精液对此案都无关紧要,你要清楚这一点』

审判长的表情变得十分的严肃,不再理会西莉娅便转身走向了座椅身后的房门,留下阿瑞斯和西莉娅两人,站在空荡荡的审判所里。

托着沉重的步伐,西莉娅还是跟着阿佛瑞来到了他的宅邸前,途中阿佛瑞几次劝她放弃,但相对于臣民的性命,这点问题还不足以让她放弃,而自己此时的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跟着来到了安东尼的房间门前的。

『咚咚咚』

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阿佛瑞已经敲响了房门。

『进来吧』

是安东尼国师的声音,西莉娅的脸上变得异常燥热,阿佛瑞轻轻推门走了进去,而安东尼看到伫立在门外不肯进入的公主时,不解的问道。

『公主大人这么晚怎么来了?找我有什么事吗?』

『我…我…没事』

发现自己窘迫的举止时,西莉娅连忙走了进去,安东尼伯伯所住的房间和自己的并没有太多差别,此时他穿着一身宽松的白色长跑睡衣,正在书桌前处理着一些文件。

『阿佛瑞老弟,有什么事?』

『这事,恐怕要西莉娅公主亲自告诉你』

而安东尼则更加不解的看着西莉娅,最终在经过几分钟的沉默后,西莉娅深吸了一口气,双颊燥热的说出了整个事情的经过,至于说了什么她自己都不记得了,只看到安东尼国师脸上的表情从吃惊变成了愤怒。

『阿佛瑞,这是怎么回事!?』

阿佛瑞似乎料到了安东尼的生气,连忙说道。

『审判所只听从国王和审判长的决定,我这个国师也无权干涉,加上国王这两年病重,恐怕也无法为公主说话,我也劝过公主放弃,可…』

『但这决定也太失礼了!怎么可以让西莉娅公主做这样无礼的事!干脆让老夫来做这个担保者』

『这…担保者的机会只有一次,如果西莉娅公主此时放弃了的话,审判长会直接进入判决的流程…』

又是一阵沉默,三人都不知该说些什么,还是西莉娅最先开口道。

『我们现在只是在浪费时间…比起这些臣民们的清白才更重要,既然这是坎多国的法律,我们也同样需要遵守,我已做了决定,希望伯伯也尊重我私自做出的这个决定』

『哎…可我这一把老骨头,又怎么敢让公主…』

即使自己有着如此严肃的理由,想到自己将要做的事情,西莉娅还是觉得脸上一阵火热,只好再次安慰自己道。

『这都是为了宇拉的臣民,只要不掺杂任何杂念就可以了』

『老夫…明白了,这件事会陪着老夫进入棺材,阿佛瑞你也要守口如瓶』
『我用我的生命发誓』

听到这些西莉娅似乎安心了一些,并缓缓的蹲下身去,安东尼则僵硬的站在那,双手和眼睛都不知道该放在哪,从自己的角度每次低下头,都能看到西莉娅领口里雪白的胸脯,而西莉娅则深吸了一口气,将玉手从下面探进了安东尼的长袍内。

白嫩的小手划过布满腿毛的大腿,两人的脸上都是一片红光,肢体的轻轻接触让两人都颤抖不止,在漫长的摸索后,西莉娅的指尖突然碰到了那软绵绵的肉茎,吓得她连忙抽回了一截,虽然不是第一次接触男人的肉棒,但这一次却给她一种异常的感觉,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男人在看着她。

『喔』

与此同时安东尼也不觉发出了一声轻哼,而西莉娅则不敢抬头看他,只是轻轻别过脸去,大着胆子再次抬起小手,握住了那根完全疲软的肉棍,咬咬牙便套弄了起来。

阿佛瑞这在一侧看着这背德的光景,年轻的精灵公主蹲在可以做自己爷爷的年迈国师胯前,探入睡衣的小手一前一后的将白色长袍撩动着,不难想象里面正有五根粉嫩的手指,包裹着那丑陋坚硬的反复套弄着。

大概套弄了五分钟左右,西莉娅看起来变得有些焦躁,晶莹的汗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,而安东尼也是一脸通红,有意无意的扫视着公主大人的领口,汗水同样在那白嫩的胸肉上点缀着,而西莉娅终于按捺不住抬起头说道。

『伯伯…这…』

『公主大人…老夫…』

不明所以的阿佛瑞疑惑的看着他俩,开口问道。

『结束了吗?』

『不…伯伯他的…』

『对不起…公主大人…老夫年事已高…那里恐怕…已经不行了』

『这…怎么办』

两人此时都满脸的通红,西莉娅的手臂也变得有些酸痛,但她仍没有放弃的在长袍里活动着,内心竟有一点点祈求它能站起来,阿佛瑞看着在做无用功的两人,开口说道。

『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或许西莉娅公主应该给予一点额外的刺激』

『额外的刺激?』

西莉娅不解的问道,此时她反而没了开始的那种羞耻感,只想快点结束手上的工作。

『对,男人的欲望不止会因为触觉而触动,视觉和听觉也相当的重要』
『视觉和听觉…你是说…』

说到这西莉娅已经明白他是什么意思,脸上再次发热起来,燥热的火苗从脸颊流向全身,不由的觉得身上的衣服有些发烫,而手中的肉虫不论自己怎样套弄都软软的摊在那,丝毫没有要勃起的迹象。

『我明白了…』

虽然有些迟疑,但说完后西莉娅还是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另一只手,轻轻解开着自己上衣的结扣,安东尼国师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,似乎知道自己即使劝说公主也不会放弃,又或者他更想看看那领口下更多的风光。

手中温热的跳动让西莉娅颤抖了一下,似乎起效了,在自己最后的结扣被解开时,手中的肉棒开始变得越发膨胀和火热,而她不敢抬头去看伯伯的眼睛,那是从小陪着她长大的眼睛,此刻一定充满着不同的内容与期待。

就如同安莉娅所想的,此时的安东尼显然被唤醒了男人沉睡的部分,他死死的盯着公主那对白嫩的雪乳,虽然还有一层淡薄胸衣的包裹,但那雪白的乳肉和白色的胸衣已融为一体,浑圆的双乳上布满着晶莹的汗珠,在他的视奸下闪闪发光。

就这样,就这样到最后,西莉娅欣慰的想着,手中的速度不断的加快,而那苍老的肉根也再次挺拔的昂起头,享受着公主大人玉手的服务,手心分泌的香汗也让套弄变得越发流畅,不时的还会发出噗嗤的声响,而两人的喘息也变得越发浓重。

伯伯在做什么?西莉娅的背后猛地一阵发冷,她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自己的胸口,是手指,伯伯的手指轻轻的戳到了自己的胸脯,或许只是个意外?但紧接着第二下的触碰让她知道这并不是意外。

安东尼的欲望阀门此时已经被完全打开,他的鼻息越发粗重,颤抖的双手不知放在哪里,最终不自觉的碰向了那白嫩的奶子,短暂的触碰让公主整个颤抖了一下,握着自己肉屌的小手也更紧了一些,他胆怯的看着公主,但她依旧向一侧别着脸,似乎没有反对自己的意思,于是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那柔软的触感。
『伯…伯伯』

西莉娅娇羞的声音如同蚊子一般,细小到无法察觉。

『喔…西莉娅…公主…就这一次…我会忘掉这一切』

这么说着,安东尼大胆的将整只右手摸了上去,年轻滑柔的公主嫩乳此刻就在自己的手中,轻轻的揉捏让自己粗糙干涸的手指陷入其中,微弱的弹性仿佛在抵抗着自己的入侵,却只会让人更想大力的搓揉。

站在一侧的阿佛瑞咽了口唾液,眼前的景色让他也受用不已,年迈的老友越发大胆的搓揉着自己手中的精灵奶子,两指隔着单薄的精致胸衣搓揉着那逐渐凸起的乳头,而他的肉棍则越发的肿胀,不断的享受着嫩白玉指的全力套弄。
『喔…公主大人的…玉乳…好舒服』

『伯…伯伯…不要说出来…』

『喔…可是…太棒了…』

『不要说…求求您了…』

在自己手指不断地挑弄下,那粒粉嫩的乳头也已高高挺起,安东尼用侧手面轻轻的压过乳肉和胸衣的边缘,将自己的手指送到了其中,此时五指完完整整的握住了公主大人那神圣的白乳,喔,就是这,在卡瑟兰被那个男孩所享用的大白奶子。

『好软…』

『别…』

一只嫩乳的攻陷让安东尼兴奋不已,可惜此时的半侧身的姿势无法去攻陷另一只,无法填补的欲望让他开始有意无意的挺动起自己的腰肢,而西莉娅也隐约察觉到了这点,但她只是以为伯伯可能要射了,配合着加快着套弄。

突然猛力的一挺,让火热的龟头一下子顶到了西莉娅的侧脸上,忽然的袭击让西莉娅惊呼一声,加上长时间的蹲姿让她一下子跌坐在地板上,安东尼此时才发觉自己的失态,连忙俯身去询问道歉,而那脱离了玉指的肉屌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,这次直接顶到了西莉娅的正脸上。

『公主大人,老夫真是…该死』

『…』

『西莉娅公主没事吧,安东尼国师大概是太久没有经历过这些了』

站在一侧的阿佛瑞也连忙上前来抚,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那只完全脱离了束缚的雪乳,娇嫩挺立的乳头简直要粉出水来。

『不然…我们就到这吧…』

『不…伯伯…我没事,我们继续吧』

此时放弃岂不是前功尽弃?西莉娅揉了揉自己发酸的手掌,没等安东尼再说什么就再次握了上去,这一次她则不再躲闪,抬头看向安东尼,或许这样他能识趣的收敛一些,果然这样反而让安东尼变得有些不好意思,不敢在此低头俯视或用手调戏那对奶子。

开始西莉娅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,但随着安东尼眼神的闪避,她发现很快手中的肉棒也慢慢开始变软,这一下让她反而变得有些难办,着急之下开口说道。
『伯伯…看我…』

话一说完,西莉娅立刻觉得脸上一烫,这样一来自己好像在求欢一般,而安东尼随之对上的目光,则让她更加的羞耻起来,手中套弄着伯伯的肉茎,却还要让他看着自己,仿佛在用自己暴露的身体引诱他,而那近在眼前的肉屌也在自己的套弄下火热肿胀。

『伯伯…还要多久…』

『我…我不知道…还没有感觉到』

随着时间的推迟西莉娅又开始越发着急起来,肉棒虽然在此恢复了挺拔的状态,却丝毫没有要的迹象,自己如果在这里一直套弄,又哪有时间去调查情况还臣民公正,这样想着她一咬牙,轻轻将嘴唇亲了上去。

『…喔…公主大人』

这一个举动所带来的收益果然不小,手中肉屌明显兴奋的跳动了两下,尺寸也又大了一些,安东尼吃惊的看着公主的举动,这让她羞涩的闭上眼睛,但小嘴却微微张开,将龟头吸了进去。

温热的包裹让安东尼双腿紧绷,源源不断的快感猛地涌了上来,高贵的公主大人竟然自愿含住了自己肮脏的肉屌,无数贵族都想一亲芳泽的粉唇,此时正贴在自己大屌的肉壁上,心中的兴奋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。

西莉娅明显感觉到了肉棒的颤抖,仿佛一股能量即将来到,她知道安东尼要射了,连忙张嘴想要退出来,却被突然按到自己头上的大手挡了下来,兴奋之中的安东尼本能的抱住了公主的头,腰肢向前猛地一挺。

『喔!来了!』

『唔!』

任凭西莉娅的双手奋力的推拒着,安东尼依旧死死的抱着她的头,完全进入口中的肉屌还在不断的膨胀扩大,一股股火热的白浊精虫随即噗噗的射进了公主温热的小嘴里,腥臭而浓稠。

过后的安东尼脱力的坐到了地上,肉屌在抽出小嘴的那一刻,让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成就感,一丝粘稠的精液还贴在公主那粉红的下唇上,诱惑的让人想亲上去,但高潮过后也让他冷静了下来,连忙道歉起来。

『对不起…都是老夫一时糊涂…』

西莉娅什么都没说,当然此时的情况她也无法开口说话,只是眼角带泪的摇了摇头,张嘴将那摊浑浊的精液吐到了手中,此时也不好意思再直视安东尼,直接转过脸来向阿佛瑞问道。

『这样就可以了吧』

『恩,我会通知审判长,您为此争取到了一天的调查时间』

西莉娅无力的点了点头,内心暗暗下定决心,明天一定要将陷害自己臣民的犯人捉到,并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(待续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菊花好养金币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